这是描述信息
sousuo
banner

记北大那场诗的“铜话”(三)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07-23 09:30
  • 访问量:

【概要描述】朱炳仁随语第二十四期

记北大那场诗的“铜话”(三)

【概要描述】朱炳仁随语第二十四期

  • 分类:最新资讯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07-23 09:30
  • 访问量:0
详情

2015年6月3日,北京大学“诗与铜——朱炳仁艺术展”开幕,同时举行“铜舞诗韵话乡语”的论坛,参加论坛的有北京大学中文系主任陈跃红,北京大学艺术系主任王一川,北京市文化局副局长张颐武,著名诗人黄亚洲及作者本人等等。在六年前这场前所未有的诗的铜话,直接的结果是,在北京大学中文系悬挂收藏了题有朱炳仁及其子朱军岷两人名字的巨幅熔铜壁画。我最近找到了录音记录,分三期作连载,这是第三期。

 

诗与铜——朱炳仁艺术展 嘉宾合影

 

● 陈跃红:朱先生是一位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也是一位大器晚成的诗人。朱先生的诗才是作家黄亚洲发现的。朱先生的第一部诗集《云彩》当年是著名的诗人余光中和我们的老师共同讨论和发布的。今天他的又一部诗集《乡语》出版,余光中也做了序。现在请黄亚洲先生讲讲。

 

● 黄亚洲:几年前,我也坐在北大的会议室里,看到余光中先生和朱炳仁先生的对话。今天,我又听到北大系主任这么丰富、这么生动的演讲,都非常了不起。北大图书馆是一个了不起的地方,现在朱炳仁先生带着他的“铜”来到这里。我曾去安徽铜陵采访,他们告诉我,看到有铜草花的地方,挖下去就能找到铜。我后来发现铜是会“发芽”的,它和别的金属不一样。我的印象当中,铜是最有艺术形态的,延展属性好。

 

朱炳仁 熔铜作品《跳舞的人》

 

铜是我们生产、生活的器具,我小时候用的铜碗都能用几十年。铜造益人类,不仅是吃、穿,还有人类的欢乐。铜锅、铜炉等等靠它,战争也靠它。军号吹起,铜的声音吹出来,打的枪、用的子弹炮弹,都是用铜造的,所以铜是战略物资。同时,当我们人类需要某一种精神寄托的时候,也用铜像、铜牌来铭记,它的这个属性担负着所有人类前进的各种形态、各种符号,必须要“发芽”,必须要锋芒起来。

 

朱炳仁·铜《紫金帝王壶》

 

当铜变成艺术的时候,朱炳仁写诗也成了一种必然。开始,朱炳仁写诗我还不太相信,后来看到,觉得很特别。那时,他的诗里面有格律诗,也有自由诗。他朗诵起来,情感就上来了,他的诗歌是跟着他的情绪在走。诗写得这样自由,这也是他一种审美方法。他的诗有很深的哲学韵味,读下去会有这样一种感觉。

 

● 陈跃红:今天,诗歌和艺术同时出现在我们的面前,所谓双龙并珠。北大的同学会怎么看呢?请李琬同学谈谈她的体会。

 

● 李琬:铜雕和铜艺术不是我的专业,诗是我的专业,但今天我对铜的这部分特别感兴趣,对一些作品还是非常喜欢,如用熔铜艺术造出的作品,它的表面感觉是非常精细和繁复的纹理,又很抽象。他更希望我们对抽象的雕塑有一个观念,其复杂的表现形态和其他的抽象艺术还不太一样,抽象艺术也需要艺术家非常精心的、有意的实验之后,去造出一个非常随机的效果。但是熔铜本身它就带有随机性的,在非常实体性的一个个过程来造成这种随机性,也就造成了具象的抽象形态,或者是实在的抽象形态。

 

朱炳仁 熔铜作品《入侵》

 

还有就是熔铜水墨画,那种画面的感觉我非常喜欢,这种中国传统并不多见,他造成了一种遮盖的感觉,在表面有一种遮盖关系,好像一种开创出错觉的效果。

 

说到朱先生的诗歌,让我想到抗战时期的朗诵诗。朱自清谈到过朗诵诗,开始会觉得不太像诗,但是读出来又觉得效果非常的好。因为诗也是有其不同的功能,有些诗是更适合听,而有些诗是看的。我觉得朱先生的诗有一部分就是这样,非常适合在现场,适合很多人在场的环境下朗诵,感觉气势非常饱满。另外,朱先生传统文化修养好,他更多地是用一种古代传统的作诗方式,用新诗形式来写作,非常日常,也非常自然。

 

● 陈跃红:李琬很专业地把朱先生诗歌创作和他的艺术,以及和诗歌历史上曾经出现的这种朗诵诗联系起来,是很有深度的阐释。下面请一川教授和颐武教授分别向朱先生提问。

 

● 张颐武:谈到朱先生作品的时候,确实是有点“仙意”,我想问的是,你如何在作品和题目之间找到契合的?比如“稻可道,非常稻”,出自老子的“道”转换成为具体的“稻”,而不是抽象的“道”,这是直觉产生飞跃,这直觉哪里来呢?这些灵感怎么来的?这些作品要赋型,您怎么把两者结合在一起的?

 

朱炳仁 熔铜作品《稻可道,非常稻》

 

● 王一川:朱先生是铜艺世家传承的,但是当时种种原因,那时候没有铜可以做,一家人就做别的选择。一个选择就是令尊是做书法,还有绘画,这样一些经历对你后来的艺术创作有什么潜移默化的影响没有?那时候没有做铜,对你后来你的诗有什么影响?

 

● 朱炳仁:张教授和王教授毕竟是高手,这两个题目确实难以回答。我是这样想的,我们在学习的过程中要经历很多事情。初中毕业后,我就去学电,做电工,后来又学了服装设计,看到新鲜的事物我就特别好学。人生的每一个经验,对以后的发展都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所以我们不要拘泥于现在做的事情有没有钱,有没有发展。因为每个人面对的社会、平台、机会都不一样,很多机会可能坎坷,可能你认为这个机会不符合你人生发展的目标。但是这个机会到你的身上,你怎么对待它?

 

“铜舞诗韵话乡语”诗歌对话会现场

 

我现在70多岁了,我回想我这一生,做了很多事情,有很多机会,有很多活我是不愿意、不希望做的。但是在工作上,我会尽心尽力去做,谁知道命运会把你带到哪一条路上去?我们把现在当前的路走好。现在做的每一件作品,我会想起我自己的人生道路上面的一些文化和爱好,用它们来来打造我的作品主题,来表达我对作品内涵的认识,最后把作品的名字定下来,主题就这么出来了。

 

● 陈跃红:回答得非常好。最后环节,听众可以提两个问题。这位同学提问的是你在成为一个工艺美术艺术家的时候,经历了哪一些巨大的痛苦?最痛苦的东西是什么?

 

● 朱炳仁:在艺术的创作过程中,痛苦是经常、必然的。因为我想追求一定的高度,往往觉得自己的学习有限、能力有限、智力有限,在这个突破的过程当中挣扎。我希望每一件事情都能做得有价值,有高度,哪怕写诗也是一样。我把诗拿出来,唯恐对不起观众,对不起陈老师,对不起亚洲老师,给他们看,可能就是浪费他们的时间,还要浪费他们的精力来点评。另一方面,我希望我的诗最好能够跳出原来作诗的框架、规矩,有新的东西,我就不断地想。

 

“铜舞诗韵话乡语”朱炳仁正演讲

 

熔铜也是这样,在创作熔铜以前,我也创造过新的东西,我在人生过程中经历过很多低谷和痛苦,很难形容。我60岁时,父亲对我说,为人一世只要做好一件事情,你就可以足慰平生了。现在你做的事,把你的双手十指伸出来,也数不尽了。你已是花甲之年,停下来还是不停下来?他这句话是对我的鼓励。如果60岁时我停下来,我就没有诗了,没有熔铜了。这种停和不停就是一种痛苦,是一种非常大的痛苦。

 

朱炳仁与熔铜

 

● 陈跃红:又一位同学提问——大师,您“诗与铜”的梦想是什么?您未来的梦想是什么?

 

● 朱炳仁:这个题目也很难回答。大家一定很想了解,很想听一下,现在,铜文化刚才讲了很多,鼓励大家都买铜,家里都有铜。这些看起来就是我的梦想,但其实这并不是我的梦想。我觉得,一个人的梦想都是和国家、社会大环境结合在一起,所以,今天我的这个“金饭碗空了”,我的梦想是希望大家能填满,不要让它空下去。刚才,我在碗上写的是“幸福生活”四个字。

 

在朱炳仁铜雕艺术博物馆展出时的《金饭碗空了》

 

人类要生活,生活要幸福,所以幸福生活是每个人的梦想,肯定是我的梦想。这个问题比较宏观,我想就此表达我的心愿,希望大家每个人的生活都能幸福,整个人类的发展能符合我们自然法则的发展规律。

 

朱炳仁作品《金饭碗空了》

 

● 陈跃红:朱大师的回答已经总结了我们这个论坛,也就是说大师从工艺穿越到了艺术,从艺术穿越到了诗歌,然后从诗歌又回到了生活,他的梦想就是和铜一样和他的“金饭碗”一样,让我们所有的人都能在未来的岁月里面走向幸福的生活,让每一个人都能够端上他梦想的金饭碗。论坛到此结束,谢谢大家。(完)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TOP

BOTTOM

  • 友情链接

这是描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