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描述信息
sousuo
banner

当熔铜艺术撞上三星堆,一次超越时空的文明对话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09-27 19:00
  • 访问量:

【概要描述】沉睡三千年,一醒惊天下

当熔铜艺术撞上三星堆,一次超越时空的文明对话

【概要描述】沉睡三千年,一醒惊天下

  • 分类:最新资讯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09-27 19:00
  • 访问量:0
详情

在历史的长河中,有一种美超越语言的形容,那是曾经埋藏在泥土深处的器物之美。三星堆、金沙文物来浙博啦!“人与神”——神秘的古蜀文明展览在浙江省博物馆孤山馆区(西湖美术馆)展出,这是一次难得的近距离接触古蜀文明的机会。

 

“沉睡三千年,一醒惊天下”,在三星堆,造型奇特的青铜人、千年不朽的黄金面具、价值连城的百根象牙、金杖、青铜太阳轮……丰富多元的文化印记跨越时间与空间的阻隔,印证着中华文明的无限精彩。

 

三星堆青铜人面具

 

文物作为文化载体在用多种形式传承和发展,同时文化的沉淀也锻造出无数手艺匠人。他们精湛的技艺,不断创新的精神,让千年的灿烂与现代的辉煌隔空对话,演绎了一个又一个精彩绝伦的传承。

 

朱炳仁《三星堆熔铜面具》

 

三星堆又“上新” 再现惊世宝贝

 

如果说三十多年前对三星堆一、二号祭祀坑的系统性发掘,带给世界更多的是惊奇,那么此次对其余六个坑的挖掘带给世界更多的是惊喜。

 

在这其中“铜熔料”,不禁让人想到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朱炳仁创造的“熔铜艺术”。难道三千年前“熔铜艺术”就已经存在了吗?当然“是与否”交给后续科学研究去解密。但是两个“熔铜”却可以称之为一次跨越时空的文明对话。

 

淬火涅槃 朱炳仁与熔铜艺术

 

2020年“一带一路艺术上海国际博览会”上,朱炳仁把东方哲学熔入当代艺术,用熔铜的炉火点燃上海,淬火涅槃。其中作品《跳舞的人》与三星堆发现的文物有颇多相似之处,造型奇特又无可复制,这是一位艺术家跨越时空的致敬,遥望青铜文明。

 

朱炳仁铜雕装置作品《跳舞的人》 

 

《跳舞的人》是一件人体形体实验性作品,充满力度、动感、音律的人体抽象结构,浑身布满特具节奏的筋骨点。扭曲的铜结晶随机熔铸,没有丝毫削弱它的精神力量。忽如水袖甩开;忽如蝴蝶般飞舞,舞人从容而舞,形舒意广。像是俯身,又像是仰望;像是来、又像是往。似是有节拍的步调,在苍茫大地间,一群跳舞的人却给人一种诗意般的无限孤独。

 

朱炳仁铜雕装置作品《跳舞的人》 

 

“沸腾、喷金、起舞、涅槃,大境在禅,大美在化”,朱炳仁在诗歌《舞铜》中这样描述铜的脾性。有人说,中国的青铜艺术源远流长,因为特别艺巧技高,任何一点的推陈出新都绝非易事。作为非遗铜雕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的朱炳仁,在铜艺术作品的创作中,不仅继承千年以来铜文化的精神内蕴,还在寻找着千年之前与现在的呼应。

 

淬火涅槃 大火中诞生的艺术

 

总有奇迹在逆境中发生,艺术总是给人出其不意的惊喜。“熔铜艺术”源于一场大火。2005年由朱炳仁和他的匠人团队承建的常州天宁宝塔,在全面竣工的最后时刻,接受了一次考验,以首层檐瓦被全部熔融,而塔身筋骨颜面完好。

 

常州天宁宝塔

 

清理现场时,朱炳仁意外发现,高温中融化了的铜肆意地流淌在地上,反而形成晶莹的铜珠和姿态万千的融铜结晶体,而此种形态的铜所展现的流畅之美是人工铸造无法实现的。他当机立断,从准备回炉的熔铜中抢出两包进行研究,一批别有韵味的铜艺作品诞生了。

 

朱炳仁第一幅熔铜壁画《阙立》

 

对于天工造就的熔铜结晶,天宁宝塔松纯长老题书四个大字“佛塔舍利”。自此,他以独特的艺术视角,独创了熔铜艺术,开创了“熔现实主义”新流派。在随后的熔铜艺术创作中,熔铜结晶体又如同生动、丰富、流畅的笔墨线条,深浅浓淡、层叠交错。

 

朱炳仁铜雕作品《千浪卷雪》

 

自由流动的铜,无形却有形。朱炳仁创立的无模可控的熔铜艺术作品,每一件都是独一无二的。加之现代科技的发展,可想而知千年之前的古蜀国人能将坚硬的铜锻打成艺术品是多么的伟大,先人的智慧与才艺始终令我们惊叹,也让我们明白必须在创新中传承。

 

朱炳仁铜雕装置《稻可道,非常稻》

 

三星堆遗址不断上新,华夏民族的历史在文明的交流互动中阔步展开,跨国巴山,越过蜀水。五千年文明从来不缺乏精彩故事,只是缺少融入时代语境的表达方式和途径。青铜文化之下的匠人在用自己的赤诚延续曾经的文明,讲述着过去与未来的故事,传播着源远流长的中华文化。超越时空的文明对话始终都在进行,而那些超越语言的心动,也许就是隐藏在我们生命里的谜底。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TOP

BOTTOM

  • 友情链接

这是描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