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描述信息
sousuo
banner

记北大那场诗的“铜话”(一)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06-25 11:57
  • 访问量:

【概要描述】朱炳仁随语第二十二期

记北大那场诗的“铜话”(一)

【概要描述】朱炳仁随语第二十二期

  • 分类:最新资讯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06-25 11:57
  • 访问量:0
详情

2015年6月3日,北京大学“诗与铜——朱炳仁艺术展”开幕,同时举行“铜舞诗韵话乡语”的论坛,参加论坛的有北京大学中文系主任陈跃红,北京大学艺术系主任王一川,北京市文化局副局长张颐武,著名诗人黄亚洲及作者本人等等。

 

在六年前这场前所未有的诗的“铜话”,直接的结果是,在北京大学中文系悬挂收藏了题有朱炳仁及其子朱军岷两人名字的巨幅熔铜壁画。我最近找到了录音记录,分三期作连载,这是第一期。

 

 

主持人:欢迎大家来到“铜与诗韵话乡语”——朱炳仁诗歌对话会的现场,首先介绍本次活动的特邀嘉宾——朱炳仁老师。朱炳仁是中国“朱府铜艺”的第四代传人,“朱府铜艺”是国家认定的中华老字号,其历史可上溯到清朝同治年间。朱炳仁作为中国民间文化的杰出传承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铜雕技艺代表性传承人,被誉为“中国当代铜建筑之父”,他独创的熔铜艺术开创了“熔现实主义”新流派,造就出一种新的文学、视觉、艺术概念,其独具风采的诗、书、画、印才艺在国内外享有盛誉。让我们一起来聆听朱炳仁老师的演讲,跟随老师的讲解走进铜文化,了解铜艺术,和老师一同探讨传统文化的文物传承与时代创新的全面解读,有请朱炳仁老师。

 

 

朱炳仁:今天是我非常难忘的一天,上午“诗与铜”的展览在北大开幕,有很多的领导和学校的校长,还有很多的专家朋友、学者参加了开幕式。刚才朗诵的诗,让我的心还没平静下来。今天的演讲其实是交流,因为在北大我自己有点“怯场”,尤其是在北大讲诗,相对于大家我是学生,如果多讲点铜可能还能够放松一点。中国铜文化非常优秀,铜怎么跟诗连在一起?其实铜和诗代表一种精神,尤其铜文化本身是一种精神,精神需要沟通的,铜和诗是相互支撑。

 

 

我首先讲一下什么是“铜”,讲讲铜的故事。青铜时代到现在已经有近5000年的历史,铜文化最有影响的就是“大禹铸九鼎”。“大禹铸九鼎”就是把中国的九州的铜收集起来铸的九鼎,在这九个鼎上都是中华大地山川风貌、珍禽异兽,把它们刻在鼎上。

 

中国为什么又叫做九州呢?就是因为这九个鼎。这九个鼎后来有很多故事,诸侯王争来抢去,也有了“问鼎中原”这个成语。一直到了秦始皇的时候这九个鼎找不到了,秦始皇很紧张,没有九鼎,有什么权利来统治中国呢?所以他就拼命找这九个鼎,到了泗水这个地方,派1000多名官兵到河里打捞,但是到最后没有找到。这有几种可能,民间有几种传说,到底有没有九鼎?很多故事印证这九个鼎是存在的,也有人说因为打仗,这几个鼎都销毁了。这“九鼎”的传说它体现了什么呢?体现了铜文化对中国的政治的权利是紧密结合在一起的,铜的作用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在故宫博物院,我们看到非常多的铜器,有青铜器、礼器、有酒器,包括铜的炊器等所有器皿,但是有一件作品意义重大,就是故宫博物院的铜缸。这铜缸有什么用呢?铜缸既不是祭器,也不是装酒的,更不是炊器,其实它是消防用的缸。

 

 

它在故宫里面有个名字叫“门海”,为什么叫“门海”呢?它放在门前面,里面装水,拿来做什么呢?故宫以前没有消防装置,就靠这门前的缸消防。现在故宫的缸还有好多还在,但是已经少了120多个铜缸,被日本人夺走了,日本人把铜缸抢去以后熔化后做打仗的炮弹。这里我们就能看到铜的作用了,它可以反复利用。昨天刚刚在工厂里做出来的铜雕,可能是3000年前冶炼出来的铜,我们现在还在用它,可以反复利用。

 

 

国有重器,家有重宝,铜是国家的重器,铜工业是国民经济发展的支柱产业。为什么这么重要的材料,在中国是非常稀缺?铜作为一种很重要的资源,不够用有很多原因。现在我国在大量的进口,据统计每年有50%—70%的进口量。有人就问了,这么重要稀缺的铜材料,国家又是大量的外汇进口,你还在大量地做铜建筑、铜桥,还要建江南铜屋?有人在论坛上骂朱炳仁,说现在是节约型社会,用那么多的铜建造铜屋,浪费国家那么多资源。

 

 

我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藏铜于民”是最好的运用资源,现在我们中国和平发展,世界七八十年没有大战,我们可以把智利、赞比亚的铜买回来,买到铜,到我们国家来就是我们的资源,这个问题很多人没有想到。我们现在正在做的事情,铜不光是用在建筑上的,还有文化艺术上的。

 

 

“家有重宝,国有重器”,我曾经在政协讨论会上问过当时在场的人,你们家里谁有铜?当时十六个人,他们没有一个人举手。后来有一个人小心翼翼地把手举起来,我问他你家里有个什么样的铜?他说我的铜是朱老师的作品。我感到无奈,这件事情说明铜淡出了我们的生活。这样的事情是非常不应该的,你们回想一下你们爷爷奶奶、祖父祖母家里,哪个家里能少得了铜?有钱的多一点,没钱的少一点。铜盆、脸盆、铜的暖炉,哪怕是帐钩,都是铜的。

 

 

但是现在,年轻人结婚的时候,他想不想买点铜器做嫁妆?没有,是家里没有钱吗?不是。是不喜欢铜吗?也不是。其实这里面是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新中国成立前后,铜作为战略物资,作为一种产业基本上已经消亡了。回想一下在北京最大的商场,王府井、燕莎亮马桥,还有杭州大厦等等,这些地方有铜卖吗?没有,没有铜卖,我们怎么会对铜有感觉呢?铜在我们生活中慢慢地淡出了。但是有一个好消息,从我这里开始,从我的儿子朱军岷开始,把这个铜进驻到商场里去,北京王府井的燕莎、北京亮马桥商场、北京故宫和798艺术区开始有铜卖了,杭州大厦、银泰也开始有铜卖了,厦门机场也开始有铜卖了,在这之前是买不到铜的,但从我们这代开始有铜卖了,请大家支持我们!

 

 

我们要让铜回到老百姓的生活中去,把铜带回家,把铜艺术带回家,把铜的文化产品带回家,我们就凭一己之力,在全国开了近百家门店。当然这是一件杯水车薪的事情,这样我们就可以真正地把铜回归到我们生活中吗?我想大家肯定深思,家里没铜,没有回归到老百姓家里,也是没什么事啊!但是有没有想到铜对我们的生活,对我们的身体、对我们的健康是很有益的。

 

在2010年上海世博会期间,智利馆内的铜雕塑是我参与制作的,智利馆在国际铜业协会的支持下召开了一个“铜与生活”的论坛。这个论坛有美国、日本、韩国、中国的专家出席,我作为中国的代表参加也作了演讲。在论坛演讲上有一个很有价值的信息,美国专家对大家宣布,美国环保总署对铜这种金属的科学研究,得出很重要的结论,就是铜是抑菌的金属,通常的话就叫“杀菌”,触摸过的铜,在2小时之后,其表面的99%的细菌全部被消灭掉。

 

 

再举个例子,国外有很多的自来水都是直接可以喝的,这些国家用的都是铜的水管,水通过铜水管细菌在里面会被杀掉。所以说铜这样的功能非常优秀,而且我们现在生产的这些铜壶,很多人也许都忘记了铜壶可以烧水,就问铜壶烧的水能喝吗?大家还记得《沙家浜》里的唱词“垒起七星灶,铜壶煮三江”。铜壶煮出来的水很好喝,而且里面的铜离子对身体有帮助,尤其对心脏非常好。

 

 

前段时间故宫博物院的单院长给了我们故宫一个非常宝贵的地方做铜文创中心,就在珍宝馆旁边,乾隆花园遂初堂,一个皇家花园。他对我说:“朱老师,请你帮我做一件事情,就是‘把故宫带回家,把铜文化带回家’。”

 

故宫里也可以买到铜,这在中国历史上是没有的,是非常有历史价值的。他在杭州还专门做了一次演讲,宣传文化创意产业的重要性,他希望我们把故宫文化传递到每一个家庭,所以我们现在在做这些事情。

 

 

我同时在做的还有铜的艺术。铜艺术的每一件作品都是独一无二的,千姿百态,包括色彩和技艺,是绝无仅有的。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以前传统的铜作品,都是通过模具做出来的,翻砂、失蜡法铸造,通过这个模具我们可以做成千上万个,每一个都千篇一律,但是艺术是不喜欢千篇一律的,艺术是有唯一性的。

 

在这里用短短的几分钟说一个故事,在2006年5月25日,那天,我们在做常州的天宁宝塔的铜工程,这座建筑的外部是一层铜的衣服,做到最后一层的时候发生意外起火了。当时有很多消防车,电视台做了报道,这场大火扑灭后,经过鉴定没有给这座塔造成很大的损失,仅仅就是烧着了最下面的一层屋檐,建筑的其他部分还是非常牢靠的,有一种说法是“一没有伤筋,二没有动骨,三没有毁容”。

 

 

当时大火熔化的铜渣散落在地上,千姿百态,但是我就发现了,铜在自由流淌流动下它在展现它新的一种个性,这种个性可以把它变为一种艺术的语言,它是非常有诗意的一种形态,我当时想它们就是在“舞铜”,铜就是这样舞动起来了,所以我把这些铜收藏起来。当时寺庙的大和尚看到就对我说,“这个不是铜渣,这个是‘佛塔舍利’,佛塔的精髓。”我把它做成了艺术品送给了寺庙收藏。

 

 

就在这一年里,我创造了一系列的熔铜艺术品,而我的孙子就是在这天出生的,他的成长也伴随着我熔铜艺术的生长!(待续)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TOP

BOTTOM

  • 友情链接

这是描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