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描述信息
sousuo
banner

“旌旗如山气如云” 一场关于神奇的熔铜艺术的对话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06-11 18:22
  • 访问量:

【概要描述】朱炳仁随语第二十期

“旌旗如山气如云” 一场关于神奇的熔铜艺术的对话

【概要描述】朱炳仁随语第二十期

  • 分类:最新资讯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06-11 18:22
  • 访问量:0
详情

很多朋友对了解变幻莫测的“熔铜艺术”具有强烈的好奇性,希望这篇对话能为之解惑。

 

问:朱炳仁先生,你好!我最近在一次展览上看到了你的作品《旌旗如山气如云》,高达3米,宽近5米,真乃情满河汉,气动山岳。作品是献给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的礼物,请谈谈作品创作理念和采用工艺。

 

答:谢谢,我以“山下山下,风展红旗如画”为主题创作了熔铜装置艺术《旌旗如山气如云》,用厚重沉稳的铜,如火如荼的情,熔铸出一面面英雄鲜血染红的旗帜,漫卷西风,气势如云,尽述建党百年沧桑求索、艰苦卓绝的坚定信念。作品工艺上采用我独创发明的“熔铜艺术”,让铜在熔融的状态下,自由流动,呈现行云流水的当代艺术风格。

 

问:那你用“熔铜艺术”还创作了其他哪些作品?

 

 

答:作品还是不少啊,让我梳理一下,主要有国家博物馆收藏的《阙立》,国家文化和旅游部大楼陈列的《百花齐放》,国家艺术基金大楼的《马到成功》,故宫博物院展示的《松寿》,北京大学的“麦浪”,G20会场悬挂的“柿”“芦”,博鳌亚洲论坛的《万泉归海》等。海外有中国台北私人藏家,及新加坡、曼谷、纽约、柏林等艺术机构收藏的百余件作品。当然,数量最多的应是杭州朱炳仁铜雕艺术博物馆和北京朱炳仁艺术博物馆,有数千件吧。大家可来看看啊。

 

 

问:这让我听得心潮澎湃。李大钊曾说,“鹏鸟将图南,扶摇始张翼”,想不到“熔铜艺术”面世不过十几年时间,已发展得风生水起。能否谈一下青铜文化以来,“熔铜艺术”的学术地位如何呢?

 

答:我也在致力于“熔铜艺术”的实践到理论的研究。“熔铜”从学术上表述,称为“无模可控铸造成型”技术。解形熔意,“无模”使铜液自然流畅而解形;“可控”使铜液在艺术家掌控中熔意。这一新的学术课题,梵高母校比利时安特卫普皇家艺术学院院长、雕塑家巴特先生与我探讨过,他还专门写了论文,他说:“朱炳仁使用的是祖先的语言,讲述的却是一个当代的故事。他以一种不受控制的特殊方式创作了一些冒险性的作品。因为青铜时代至今,铜雕总是被圈厄在模具里,铜的艺术被束缚了五千年了,几乎没有变化,全世界都一样。现在,铜在你手上‘跳’出来了,在中国‘飞’起来了。”

 

 

问:这听起来让人很振奋,似是一场思与行的冒险。那么,是什么触发了您的灵感呢?

 

答:2006年5月25日,正在建造的常州天宁宝塔突发了一场惊天大火,这座153.9米的中国最高的铜塔,在竣工的最后时刻接受了一次凤凰涅槃般的洗礼,以首层檐瓦被全部熔融,而塔身筋骨颜面完好的奇景,演绎了一场盛大祭典。我发现了在熔化流淌的铜渣中一批千姿百态的晶莹的铜结晶体。这天工造就的“精魂”,后来被高僧称之为佛塔“舍利”,触发了我的艺术灵性。从此铜不再拘泥于范模,开启了表达形而上的这扇艺术大门。

 

问:我想知道“熔铜艺术”的特征是什么?

 

答:“熔铜艺术”它最大的特征就是天人合一,突破了常规的可以复制的铸铜工艺。它每一件作品都是唯一的,通过调整熔铜所必需的环境、配方及工艺,使艺术家把握熔铜的变化过程,让铜的自然形态和自己的思维的结合,创造出变幻莫测的艺术品。

 

问:目前你的“熔铜艺术”是不是已经处于成熟的阶段呢?

 

答:从艺术角度来说,永远没有“成熟”这个定义,但是从作品的角度,应该让每一件作品都是“成熟”的。

 

 

问:目前的工艺美术界似乎面临着一个问题,就是很多作者的作品与历史上已有的作品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你作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怎么看这一点呢?你曾经说过:“创造就是给历史制造创伤,是对传统保守的、一成不变的一切,制造创伤。给那些带着创伤的艺术赋予新的生命。”我非常欣赏这段话,这算不算你作为先行者的“突围”宣言?

 

答:这应该从两个角度来看:其一,在工艺美术的发展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传承,没有传承其实就没有发展,中国的工艺美术太丰富太精美了,有大量的工作需要我们去做。我的同行们做得非常好。其二,我们现在的工艺美术,传承有余而发展不足,突围是件很必要的事情,突围本身也是一种发展,我希望自己能够成为一个探索者,为工艺美术的发展提供一些可以借鉴的东西。

 

 

问:我发现,您的熔铜艺术是“诗歌”式的抒情,而不是“小说”式的叙述;是“草书”式的挥洒,而不是“楷书”式的规整;是“写意性”的意趣,而不是“工笔性”的精致。

 

答:你是谬赞啊!其实中国拥有五千年辉煌的青铜文化发展史,尤其是商周时代的青铜器,大都是“诗歌”式的抒情,是“写意性”的意趣,老祖宗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艺术财富,是我们要站在他们的肩膀上,更上一层楼。这是我们的幸运,也是担当。只要跳出历史的模式登高望远,我们的未来“旌旗如山气如云”。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TOP

BOTTOM

  • 友情链接

这是描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