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描述信息
sousuo
banner

雷峰塔内的断砖残垣惊艳天下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05-01 11:25
  • 访问量:

【概要描述】朱炳仁随语第十五期

雷峰塔内的断砖残垣惊艳天下

【概要描述】朱炳仁随语第十五期

  • 分类:最新资讯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05-01 11:25
  • 访问量:0
详情

闻子状雷峰,

老僧挂偏裘,

日日看西湖,

一生看不足。

 

明末一代才子张岱的这首诗,说的正是杭州著名的西湖十景之一——雷峰夕照。日光西照,亭台金碧,与山光倒映,如金镜初开,火珠将附,令人流连忘返。

 

西湖十景之一——雷峰夕照

 

一千多年以来,雷峰塔屡次被毁又屡次重建。如今,雷峰塔仍然屹立在西湖边上,然而却不是曾经的木质结构的塔,是经过修复的身“披”彩色衣服的铜塔,也是中国第一座彩色铜雕宝塔。人们看到这座历经人间沧桑的新雷峰塔,不禁会想,张岱一生看不足的“兀立老衲”今何在?看一眼已一千年,再看一眼泪流连。

 

雷峰塔

 

公元975年,吴越王钱俶因庆贺黄妃生子,在杭州西湖南岸的夕照山上修塔一座,称其为“黄妃塔”。因其所在的山峰叫“雷峰”,而被人们称为“雷峰塔”。塔身八面五层,典型的砖木结构宝塔。

 

民间传说中,《白蛇传》中的白娘子因与凡人许仙之恋,被法海和尚镇于此塔下,凄美的爱情悲剧,让“雷峰塔”名扬天下。明代嘉靖年间,倭寇入侵杭州城,纵火焚烧雷峰塔,以致仅存烧成赭红色的残破塔心。

 

影视剧《新白娘子传奇》

 

清末至民国初期,民间盛传雷峰塔砖有辟邪保佑之功能,塔有经砖还误传为“金砖”,更激起残砖盗挖潮。1924年9月,“老衲”宿命难逃,终究气尽力竭轰然坍塌。“护花使者”鲁迅先生对压在雷峰塔下的白娘子得以解脱欣喜莫名,感而撰《论雷峰塔的倒掉》,趁机对多事的法海痛加抨击,也使得后人多年不愿涉雷峰塔重建之事。

 

雷峰塔旧照

 

可是,倒塌了70多年的雷峰塔不光使西湖南线景区空虚而失重,而且西湖十景中一个如雷贯耳的景观——“雷峰夕照”不复存,杭州人的心也“木佬佬不落胃”。

 

直至上个世纪的最后几年,决定雷峰塔命运的关键时期到了。尊重历史,顺应民意成了政府和专家的职责所在。到了世纪之交的最后几个月,雷峰塔重建大事终于敲定了。一个难得的奇迹,我与新雷峰塔结下了千年一遇之缘。

 

我祖上在绍兴,有个铜匠铺子叫朱府铜艺。它不是矛盾笔下的“林家铺子”,而是全店后场制作、销售一条龙的铺子,还有自己的广告词“朱家的工、嫁女的铜”,好一个现代公司的雏形,不错吧。

 

现绍兴朱家台门

 

幼时,我常和小伙伴们在铜铺玩耍,看着大人们在熔炉旁敲敲打打。可世事弄人,时局的动荡波及铜材的紧缺,家族面临无铜可做的局面,七岁随父亲迁往杭州,学书习字。

 

改革开放后,重拾铜业的机会来了。至此朱家铜脉已中断近四十载了,凭着对铜的特殊感情和悟性,我艰苦创业,从一块块铜字招牌开始,到上海外滩铜门、普陀山铜壁画、灵隐铜殿等,终于在铜雕领域风生水起了。似在冥冥中,我一直等待着雷峰塔重建这个历史性的机遇。

 

灵隐禅寺 朱德源“众难解脱”匾额

 

机遇真的来了。第一步是遗址挖掘考古,很快,夯土地基、两层基础、副阶、柱础、塔砌的外套筒、通道、砖砌的里套筒、塔心间、地宫都清清楚楚呈现在人们面前,尤其是几块大的砌体,更让人感到扑面而来的震撼。一千年前的泥瓦匠们砌下的一砖一瓦触手可及,他们的汗味、他们的呼吸离我们如此之近。

 

新雷锋塔塔身下的地宫遗迹

 

如何既能建好新塔,又能完整保护好遗址,这是建筑师要面对的重大挑战。清华大学郭黛姮总设计师深思熟虑后,她拿出了蓝图,创造性地提出了将复原雷峰塔和遗址保护结合起来的新理念,将遗址架空保护,复原的雷峰塔盖在上面成为遗址保护罩。这样,我们可在新塔里面看到老塔的脊梁,看到遗存的一大堆断砖残垣,实为惊艳绝伦的传世文物。为郭教授点赞。

 

雷峰塔重建旧照

 

重建的雷峰塔应该怎样才能对得起先人,对得起老塔?这团思绪不停萦绕在我的脑海里。在反复论证后,我认为,雷峰塔不应是一个假古董﹐应该是一件艺术精品。当时,我大胆提出:用彩铜作为塔外包的材料,给古塔“披”上五彩新铜衣。我与专家们一起探讨,将雷峰塔建成一座钢骨铜身的宝塔,建一座古代历史上没有的彩色铜塔的可能性。

 

大量的难题迎面而来。每一个难题都可对铜塔的建设一票否决。如在杭州海洋性气候环境下的铜的寿命怎么样?铜表面预氧化着色的可靠性如何?铜材和钢材之间的结合带来的电偶腐蚀如何防范?以及铜建筑的防雷技术的运用等等。这是土木建筑技术中不可能遇到的难题,也是建筑史上完全空白的课题。

 

现雷峰塔铜饰细节图

 

因此,我对国内外古建筑的现状和技术发展趋势进行了广泛深入的调查研讨,对中国传统的铜雕艺术在建筑中的应用优势进行了科学论证。在专家论证中,我作了主旨发言,以翔实的数据和论述,得到了领导和专家们的认可﹕给新塔“披”一件精致的铜衣是可行的!

 

朱炳仁重建雷峰塔旧照

 

在接下雷峰塔工程的当天,我写下了这样的诗句:“上苍无意留古砖,盛世有心铸新瓦。”回顾这段历史,我作为新雷峰塔主体铜工程的总工程师,这场历史性的盛宴,也是一个巨大的担当,很多次在功败垂成的瞬间,柳暗花明,一切艰辛挫折历历在目。

 

金星铜雷峰塔工程获全国建筑工程装饰奖

 

如果鲁迅还在,我作为新雷峰塔主体铜工程的总工程师,一定会邀请他登一下新雷峰塔。他曾说过,那时我唯一的希望,就在这雷峰塔的倒掉。护花之切溢于言表,现在呢?新塔、老塔等着他,老塔一直在新塔的呵护下被完整保护下来,雷峰塔内一大堆断砖残垣惊艳天下!鲁迅先生是否会再写一篇《论雷峰塔的重建》?

 

新雷峰塔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TOP

BOTTOM

  • 友情链接

这是描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