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描述信息
sousuo
banner

谈谈余杭塘栖在大运河文化中的担当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04-10 13:57
  • 访问量:

【概要描述】朱炳仁随语第十二期

谈谈余杭塘栖在大运河文化中的担当

【概要描述】朱炳仁随语第十二期

  • 分类:最新资讯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04-10 13:57
  • 访问量:0
详情

翻看光绪《唐栖志》中有着这样的记载:“迨元以后,河开矣,桥筑矣,市聚矣。”又云:“唐栖官道所由,风帆梭织,其自杭而往者,至此少休。” 美哉,于是我离开喧嚣的都市,走进杭州余杭的塘栖古镇,如时空的穿越,节奏一下子慢了下来。吹着古镇湿润的巷风,听着岸边酒吧的民谣,那种超然的感觉,好像生活的压力和疲惫都不曾有过。

 

杭州段运河夜景

 

运河南是现代化商业街区,有“星爸爸咖啡”“老人头炸鸡”;运河北则是古镇商业中心。纵深几百米的小巷,商贾繁盛,特产富集,热气腾腾的粢毛肉圆、香气扑鼻的麻糍、味甘醇香的枇杷酒,游客早已捂不住钱袋子,纷纷驻足品尝。

 

广济桥

 

大名鼎鼎的广济桥,将两岸连为一体,一字横卧,吞吐碧波。登上广济桥,不由得思绪万千。当年在考察运河时,我曾陪同古建筑专家郑孝燮和古文物专家罗哲文一起登桥寻古。那一年,郑先生已是92岁高龄,罗先生也82岁。当郑老踏上广济桥后,抚摸着石栏杆,像个孩子一样兴奋地喊着:“老朋友,我终于又来看你了!”郑老对祖国传统文化遗产深厚的爱,真让我动容了。现在他们都已仙逝,留给后人的是无尽的缅怀。

 

“运河三老”郑孝燮(左)、罗哲文(中)和朱炳仁(右)调研大运河

 

记忆最深的一幕是,2005年12月15日,我和两位先生联名写了一封公开信,寄给运河沿岸18座城市的市长,提出加快大运河的保护和申遗步伐的想法。不想就是这封信,揭开了大运河申遗的热潮。当时的各路媒体,也将我与两位德高望重的学术前辈并列,被尊称为“运河三老”,当是诚惶诚恐。运河如同人生,知无涯,道无尽,前潮后浪不息不止。

 

运河三老运河申遗信

 

这些年来,我全程考察了隋唐大运河、京杭大运河、浙东运河,足履几乎遍印了运河古镇。行程密集时,曾在半个月内三上运河城市踏访,每次都会对大运河的护法大德们,抱有深深敬意。当然,作为杭州人,对乡音、乡语、乡情的杭州运河段更是产生特别的情怀。相比之下,总感到杭州人对大运河的爱要更深一层。

 

拱宸桥夜景

 

你看在主河道上两座穿城相望的古桥——拱宸桥与广济桥,组成了大运河上绝无仅有的风景线,是这条水运长龙不可或缺的龙鼻。尤其是塘栖古镇的广济桥,七星卧波,沧烟廓然。在两千公里的长河上更是春秋独雄,谁能僭越?夜幕降临,长桥古街,组成了一幅大写意的水墨画,纵横寻探,哪里还有更美的画图?

 

塘栖啊,你不正是名副其实的大运河第一镇?“三十六爿桥”、“七十二条半弄”遗韵虽远,郭璞古井、乾隆御碑、栖溪讲舍碑、太史第弄、水南庙却依然心源意恋。尤其是乾隆御碑记下了浙江乡民在运河漕粮运京中不欠一米,无一老赖的史实,果有民风淳厚,朴实诚信所至。更重要的是其为天下粮仓所在,可能也是沿运河千百古镇无出其右的重要缘由。

 

塘西古镇

 

塘栖古镇用如椽巨笔书写下一个个故事,其中最为动人的是他们保护广济桥的故事。广济桥经历了千秋风霜,它老了,不堪重负了。余杭的人们心疼它,不惜拿出最宝贵的土地资源,重金兴建了一条复线航道。而对老航道实施航,使广济桥免受繁重航行压力,以求保护,这正是塘栖作为“大运河第一镇”的气度和魄力。

 

杭州段运河现代生活图景

 

当然,这种保护方式并非尽善尽美。私以为保护文化遗产的第一原则就是原真性。自古以来,南来北往的商船从桥洞下穿梭如织,演绎的正是大运河的“运”字。桥下的航船、桥上的行人,和古桥一起,共同构成了古镇亘古不变的生活图景,那才是塘栖古镇别样的“根”和“魂”。抹去了船只的痕迹,相当于抹去了古镇的一部分生活记忆,这样的桥景与其他古镇的也就没有什么区别了。

 

参加大运河保护与申遗考察团中朱炳仁与单霁翔

 

作为仍在流淌、仍在使用的“活态文化遗产带”,需要的正是活化的保护、传承和利用。否则只能借苏轼在《木兰花令·次马中玉韵》中的诗句“明朝归路下塘西,不见莺啼花落处”,改为“明朝归路下塘西,不见桥头舟落处”。

 

办法还是有的,我建议:是否可采用航道分流法,对古航道的航运采取限流、限重的办法,既能避免过于繁忙的航运对历史文物造成损害,达到保护的目的,又能重现运河风帆梭织的场景,这难道不是塘栖作为“大运河第一镇”的担当所在?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TOP

BOTTOM

  • 友情链接

这是描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