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描述信息
sousuo
banner

《听琴曲》中的秘密,宋徽宗居然是这样的人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02-05 16:10
  • 访问量:

【概要描述】朱炳仁随语第四期

《听琴曲》中的秘密,宋徽宗居然是这样的人

【概要描述】朱炳仁随语第四期

  • 分类:最新资讯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02-05 16:10
  • 访问量:0
详情

早年有一个热词,越是节日来临,越是热。这个词就是“清供”。清供指的是清雅之供品,供给谁呢?给天地、祖宗、神祇,还有帝皇、师长。这是中国文人的雅趣。北宋皇帝宋徽宗赵佶是推崇清雅生活的高级示范者,创作的一幅绢本设色工笔画《听琴图》(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将此类生活雅趣展示得淋漓尽致。

 

北宋 赵佶《听琴图》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听琴图》描绘的是抚琴,焚香,听松,摇竹,莳花,玩石,博古,寻幽。人生之雅可占其八。历代对此画述评何至千万,我也凑凑热闹,就用一句话:此画乃是植入皇上本人人物广告的清供画。不过,本文特别要说的是《听琴图》揭示了一个秘密,画面下方有一青铜小鼎作为插花的花器。鼎上布满纹饰,腹部和内壁还有少许铜绿。青铜器不仅作为酒器、香器,也可用来做盛水养花的花器——《听琴图》将这一秘密揭开了。

 

北宋 赵佶《听琴图》局部

 

其实,铜器养花并非赵氏发明,更非专利。早在南北朝时期的《南史》中就有记载“有献莲花供佛者,众僧以铜罂盛水,渍其茎,欲花不萎”。

 

铜罂口小腹大,原是一种青铜酒器,此时已借之作为供佛的花器了。不仅取其形之美,而且用其有“花不萎”之特异功能了。

 

《听琴图》一出,这个青铜鼎瞬间成了“网红”。“上有所好,下必甚焉”,青铜花器传之广也,铜瓶入诗也不绝于耳。

 

宋诗人范大成的“看”,

“如今蹋飒嫌风露,且只铜瓶满插看”。

宋王安石的“幽”,

“铜瓶各满幽人意,玉甃因高正士名”。

宋晁公溯的“横”,

“折得寒香日暮归,铜瓶添水养横枝”。

宋洪咨夔诗中干脆用了白描手法,

“铁瓮栽荷,铜彝种菊,胆瓶萱草榴花”。

元许有壬更是有滋有味了,

“花中隐德,人间真味”,

又曰:“移入铜瓶,付与野人凭几”。

 

北宋 赵佶《听琴图》局部

 

直至近代,沈尹默上场,四句诗中句句讲算术:“铜瓶尺半不为短,清泉半尺不为浅。中有两枝三枝梅,短枝拗折生冰苔”。看来,文人也还是有精于算计的。

 

那么,铜彝种花是买宋代皇帝的面子呢?还是真有奇效呢?宋代是当时世上最讲科技的朝代,宋人赵希鹄是这样研究铜器养花的:“古铜器入土年久受土气深,以之养花。花色鲜明,开速而谢迟……”

 

明朝袁宏道虽紧跟不迭,但确乏科学精神,完全以主观论断表述称:“尝见江南人家所藏旧觚,青翠入骨,砂斑垤起,可谓花之金屋;其次官、哥、象、定等窑,细媚滋润,皆花神之精舍也。”你可看到,在他眼中,四大名窑之极品,较之青翠入骨的青铜旧觚,简直是精舍与金屋之别!

 

随之,一个新的画种也形成,是谓“博古清供画”,即是摹写古器物的绘画。以植插花果钟鼎居多,又名“钟鼎画”,也叫“花博古”。画坛高人纷纷着墨,有扬州八怪,海上四任,后吴昌硕77岁高龄时所作的《硕果清供图》,博得盛誉。

 

清代  吴昌硕《岁朝清供》

 

清供既然清雅脱俗,何不供给自己呢!只要你有雅兴,有啥关系?实际上清供,已经成为很多人生活的一部分,可能你没有这样称呼罢了。仙花、瑞草、嘉果、奇石,文玩供于案上;金石、书画、古器、盆景,美器置之房中。高古清幽,展玩雅赏,把玩在摩挲钟鼎的渌浆之中,审视在篆香玉列的曼妙之外。在日月浸润中悟化、活变。

 

明 陈洪绶 《铜瓶插荷图》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藏

 

谈到这里,我想到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看到的一幅明代陈洪绶的《铜瓶插荷图》,图绘竹叶一簇、荷花一朵,整幅画重心落一个造型细高的青铜柳叶瓶上,瓶身铜锈斑驳,青紫交杂,在厚重古意中表现出一种难意言表的凄美。

 

朱军岷作 瑞鹤系列 铜器

 

清供已渐渐淡出,而那份清雅千万不要淡出。让生活慢下来,让雅趣抚慰一下日趋被铜锈染色的心灵。

 

朱炳仁·铜 铜花瓶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TOP

BOTTOM

  • 友情链接

这是描述信息